主题: 【往事】萍乡文革武斗重大事件连载——血洗安源煤矿“燎原”

  • 云桂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7149
  • 回复:1
  • 发表于:2018-10-8 21:14:00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萍乡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撰写历史是摆脱过去的一种方式。

——歌德

▍编者按:【萍乡百味】将推出有关萍乡文革回忆录的系列,揭开萍乡这些尘封近半个世纪的历史。

▍注释:

萍乡文革武斗:最早源自造反派与保守派对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的理解与争议,后演变对走资派的"保与革".

造反派:以青年学生为主,包括萍矿部分青年工人,代表组织有“联司”,煤校的“市红司”。

保守派:以工人为主,主要来自萍矿,代表组织有“萍总”“市联”。

走资派:是指在文革当中对一部分走当权派领导干部的简称。



血洗安源煤矿“燎原”事件


1967年5月26和27日,“萍总”保守组织属下安源司令部,武力攻打砸安源“燎原”造反总部,重伤造反派34人,轻伤48人,造反派被非法抄家15户。从此开始,萍乡矿务局安源煤矿造反派被噤声,骨干背井离乡。


 

 事件的起因

 

  5月中旬,保守派“萍总”的青山矿工人铁正坤身首异处被杀,“萍总”组织数千人马,在萍乡城举行了声势浩大的“反武斗”抬棺大游行,组织全市保守派抬棺大游行,揭开了萍乡市文革武斗的序幕。

1967年的夏天,天气炎热,空气干燥,人心骚动,仿佛到处堆满了干柴,碰触丁点火星,就会燃起一场大火。

此时具有特殊历史地位的安源矿便首当其冲。

5月26日晚上9点多钟,联司安源《燎原造反总部》战士余文生在安源纪念馆门口写标语,与“萍总”安源司令部成员为骨干的武斗队发生冲突,导致“萍总”几十名彪形大汉朝“燎原总部”办公室冲来,一场惨案就这样发生了。


 

 惨案的经过


燎原总部设立在安源矿招待所,此时安源大街上的人们都清楚地听到,“安司”负责人王声岩在广播里喊:“‘红色工人’(安司核心),安源司令部的人赶快集合……”。半小时左右,各部人马调齐。王声岩布置刘炳亮带领安司工农战斗团(农民轮换工组成)冲击燎原总部,杨全发、何先章、刘洪松带队分三路冲击燎原总部设在矿电影院内的宣传组。


“安司”张学法带领工农战斗团和十几个武术出身的打师,第三次冲向“燎原总部”,打师冲在前面,用预先准备好的砖头、铁锤、棍棒将总部的门窗打得稀烂,把总部的办公人员打得头破血流。十五岁的女红卫兵雍海兰眼球被捏出,杨桂珍的牙齿被打掉,繆廷良等9人身负重伤,遍体血流,动弹不得。

 “安司”了解到“燎原”负责人都在电影院内,急速调兵遣将,又派来500多人,进一步包围电影院。

27日下午1点半电影院里“燎原”已经被围十几个小时了,粒米滴水未进,家属送饭来,“安司”不让。扫荡清场终于开始了。“安司”在上司“萍总”调来六卡车人马的支援下,更加气势汹汹,将被包围的四十几名“燎原”战士,一个个地拖了出来,又一个个地施以拳打脚踢、棍棒交加,连锤子、钻子、小刀全用上了。一刹时天昏地暗,喊叫之声惊天动地。

“安司”这次打砸抢,“燎原”勤务员张洪迪头部被打破四处,身上被刺四刀,肋骨被打断两根;“燎原”骨干敖大宗一只眼被打瞎,全身受伤;骨干甘启荣被打破头部,左手骨折,腹部被刺一刀;骨干、保卫科干事彭雪堂头部被打破,全身皮开肉绽……。有六人被打得死去活来,多次昏迷过去,有几名重伤员已被抬上救护车,还被拦车再行施暴……,景况之惨,难以形容。27日下午,整个安源街上,洒遍了“燎原”战士的血。妻子寻找丈夫,子女喊叫父亲,现场惨不忍睹。

与此同时,市武装部却向造反派的“萍矿联司”下达“不准向安源矿增派任何人员”的命令,使“联司”战士失去了解救安源矿造反派的机会。接下来,“安司”兵分几路,扫荡“燎原”下属团队组织两天不到,“燎原”34人重伤,48人轻伤。

 


  结论

 

  血洗安源煤矿“燎原”事件,是5月以来萍乡市、矿务局、安源煤矿一系列武斗继续和发展。事件惨烈,是文化大革命以来萍乡两派斗争史上从未有过的。“安司”的血腥,使“燎原”遭到重创,安源煤矿笼罩在武斗的恐怖之下。


|改编:萍乡百味   |来源:网络
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

博彩公司评级